为什么伊拉克反对美国的声音越来越大了呢?

这个问题,其实和小布什当年打的伊拉克战争什么的没有直接关系,更需要从伊拉克人自身上找原因。

要知道,无论是萨达姆时期,还是萨达姆被推翻后,伊拉克人对美国的态度从来都不是铁板一块的。

因此,作为常年报道中东的媒体人,木叔很愿意对各位表达的是:对这个问题一定要分开不同的民族和宗教来看才行。任何囫囵吞枣地分析说美国和伊拉克的关系,都是不确切的。

先看看伊拉克的民族和宗教构成吧!

该国70%的人口是什叶派,是除了伊朗之外,全球第二大什叶派聚居区。另外还有20%的逊尼派和10%的库尔德人。

他们之间对美国的态度几十年来都不一样。

比如什叶派吧,虽然伊拉克有自己的什叶派宗教领袖希斯塔尼,但是也有不少伊拉克什叶派是信奉伊朗的哈梅内伊的。

可以想象,如果哈梅内伊不喜欢美国,这些伊拉克什叶派的追随者能喜欢美国吗?

而伊朗在伊拉克至少有20多万支持自己的什叶派民兵和武装分子,他们更是反美的急先锋。所以从什叶派的这个团体里就能分成对美国讨厌,以及对美国无感的两类。

对美国无感的基本是世俗的什叶派人士,他们基本都是长期在西方留学生活的,也是萨达姆垮台后的既得利益者。

比如第一任总理马利基,他就对美国印象还可以,但基本上对美国是无感的。对萨达姆他倒是非常愤恨,坚决要求把他处死。因此对美国推翻萨达姆,以马利基为首的世俗什叶派是感激的。

逊尼派呢?

基本上对美国情感复杂,一些人认同萨达姆这个逊尼派强人,对美国发动战争推翻他当然很愤怒。但是更多逊尼派认为该国的发展不能由一个人决定,萨达姆的问题也是自找的。

他们对美国人的态度和沙特人对美国人的态度差不多,只要能维持住不要让什叶派过度做大而影响逊尼派生活就行了。

但不少逊尼派和基地组织、IS等关系密切,他们对美国当然很愤怒,不只是袭击美军,而且要对美国平民进行打击。

这就属于极端主义的范畴了。

库尔德人对美国人则很喜欢。因为没有美国人,萨达姆很可能对他们赶尽杀绝。

(伊拉克库尔德人对以色列都能对以色列很感激,当然也喜欢美国)

美国推翻萨达姆之后,帮着伊拉克建立了一种有趣的政治分权文化。

库尔德人获得了总统职务,保留自己的高度的自治的权利。

什叶派人士做总理,组织政府。

逊尼派人士担任议长,负责制衡。

可见这三派在美国设计的政治蓝图上各有一部分势力,各取所需也互相制约。基本上实现了萨达姆之后十多年的和平与发展。

至于反对美国的声音大小,要和具体政策联系在一起,这个政策威胁到某一派利益,当然就要反对。没有威胁到某一派利益,自然谈不到反对。所以空泛谈论对美国喜欢或者反对,基本是没有意义的。

伊拉克战争没有爆发之前,伊拉克人民一直以为美国是他们的救星,批评萨达姆是独裁,认为萨达姆推行的是暴政,给伊拉克人民带来极大的痛苦,伊拉克人民渴望美国的民主,认为有美国的月亮是最圆的,认为美国带着着正义!

2003年3月20日,美国总统小布什下令对伊拉克开战,先对伊拉克进行空袭,然后派遣地面部队进入伊拉克,伊拉克人民把美军当作是救世主,伊拉克人民敞开伊拉克的城门,欢迎美军进城,在伊拉克人民的配合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伊拉克首都巴格拉的萨达姆雕像被推翻了,萨达姆消失得无影无踪。

萨达姆在家乡被捕入狱之后,萨达姆的独裁政权结束了。事实上,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的目的并不单纯,美国并不是为了解救伊拉克人民,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的真正目的是因为萨达姆在欧盟推出欧元之后,用欧元来进行伊拉克的石油贸易结算,将美元边缘化,让美国无法通过美元从伊拉克获利,美国没有办法,只有开战飞机大炮来抢。

如果不是因为萨达姆“去美元化”,威胁到美元霸权,美国并不会对伊拉克开战,因为萨达姆就是美国扶持的,萨达姆失控之后,美国才对萨达姆下手。其次,萨达姆和小布什家族有仇,老布什担任美国总统期间,萨达姆不听话,入侵了科威特,美国没有办法,就出兵科威特,打败了伊拉克,萨达姆因此对老布什怀恨在心,老布什卸任后,到访科威特,萨达姆安排杀手刺杀老布什,结果情报泄露,被科威特和美国破解,杀手被捕,供出背后的主谋是萨达姆,小布什对伊拉克开战,是间接性为老布什报仇。

伊拉克人民错误认为美国是为了他们,结果一个月的伊拉克战争之后,伊拉克的战争远远没有结束,美国对伊拉克输出了颜色革命,重新组建伊拉克政府,就连伊拉克军队也一起解散,美国这样的做法,就是要扶持一个傀儡政府来统治伊拉克。在改造伊拉克政府期间,萨达姆时期的财富全部都被美国洗劫一空,美军却对外宣布没有找到萨达姆的巨额资产,这明显是睁眼说瞎话。

一场无休止的战争让伊拉克人民后悔了,他们后悔让美军进入伊拉克,就连提着大锤砸掉萨达姆雕像的那个人都承认,伊拉克战争之后的伊拉克,远远不如萨达姆时期的伊拉克,伊拉克人民开始怀念萨达姆,痛恨战争给他们带来的痛苦!

春江水暖鸭先知,伊拉克人民心里苦,伊拉克人民醒悟了!在美伊对峙中,伊拉克拒绝美国通过伊拉克领土对伊朗开战,和伊朗改善关系,并要求美国撤军,伊拉克不想再受到美国的殖民和控制!

这个问题,美国人其实也比较后悔,美国铲除萨达姆政权,的的确确在中东铲除一颗钉子,而这颗钉子拔除的同时,另一颗钉子却成长起来了,而伊拉克逐渐又会成为新的钉子,让美国人接着头疼不已。

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推翻了萨达姆政权。美军入侵的时候,伊拉克底层老百姓一大堆倒戈的,给美国人输送情报,给美军带路,说好的和萨达姆一起打一场人民战争对抗美国,结果却变成众叛亲离。其实,这就是底层老百姓,任何一场入侵战争,都会有叛徒出现,帮助侵略者。

而这些帮助美国的老百姓,期盼的是美国人来了之后,伊拉克能过上富足的生活。然而呢,伊拉克人发现,美国人管杀不管埋,伊拉克的未来还是要靠伊拉克人来创造。而且,美国人在的时候,其实没干啥好事。再加上中间多年的战争,老百姓日子可以说一点都没好起来。这个时候,你再说美国人是救世主,估计没人信了。

伊拉克反不反对美国,其实老百姓说了不算,关键在于统治阶层,统治阶层怎么宣传,老百姓就怎么信。如今伊拉克的什叶派异军突起,新组建的伊拉克政府,和同为什叶派的伊朗关系比较不清不楚。而恰恰是伊朗,是全世界最反美的国家之一。

伊拉克战争呢,美国消灭了萨达姆,伊拉克打成一团浆糊。原本伊拉克和伊朗相比,是一比一的实力,伊拉克被消灭了,伊朗则向伊拉克开始渗透,伊朗的实力一下子变成1.5了,等于说是,伊朗借着伊拉克的衰败,实力增强了。美国人不爽啊,而且伊拉克战争之后的什叶派频频得势,就是借了伊朗的力了,而什叶派都是反美先锋。

反美这个情绪,在中东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宗教方面冲突就是一大堆,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本身就不对付。伊拉克什叶派还比较多,反美真的就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再加上伊朗不断渗透,伊拉克不反美才怪。

美国是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被认为是也被自诩为世界警察,美国发动海湾战争是因为伊拉克萨达姆政府要吞并科威特,10多年之后发动第二次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是因为萨达姆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也就是说,美国针对伊拉克发动的两场战争,没有一场是为了解救“水深火热”中的伊拉克民众。

应该说在美英联军推翻萨达姆政权彻底占领伊拉克之后,很多伊拉克民众对所谓的扳倒独裁者这个伊拉克战争的副产品感到倍受鼓舞。实际上,真正原因是伊拉克萨达姆政府是代表逊尼派的,而逊尼派在伊拉克只是少数派。所以乐见美国扳倒萨达姆的是伊拉克什叶派民众,而且伊拉克战争之后的什叶派一直主导该国政坛。

美国和英国只是打烂了伊拉克,并让伊拉克在很短的时间内又陷入IS恐怖主义肆虐的深渊。然而,面对穷凶极恶快速扩张得恐怖势力,美国对伊拉克的支援却相当有限。这个时候,伊朗向伊拉克这个曾经的宿敌伸出了援助之手。在伊朗的支持下,大量的伊拉克什叶派民众拿起武器加入反恐民兵组织。

经过8年多奋战,伊拉克宣布彻底消灭恐怖武装,美国马上变脸,要求伊拉克驱逐该国境内伊朗势力,并让伊拉克什叶派民兵自动放下武器。但遭到伊拉克政府拒绝,美国随后策动伊拉克库尔德人独/立建国。在上述阴招都被破解后,美国就放任以色列对伊拉克西北部所谓伊朗军事目标进行空袭打击。

当前的伊拉克经济发展正在加快,但是与之相对应的是整个伊拉克处处废墟和满目疮痍的战后景象。应该说,虚弱的伊拉克已经再也承受不起战乱了,然而只要美军还在,伊拉克就永远也别想摆脱战争阴影。

好也是美国,坏也是美国。就我个人而言,对伊拉克这个国家提不起半分同情心,甚至在我个人看来,伊拉克所谓的可怜人,绝对是有一定的可恨之处的。至于为何,暂且往下看。

伊拉克底层人就是墙头草

要知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底层人民就是一盘散沙,如果你弄过一堆泥来,掺点水加点砖头,没准就能做成大事,比如盖个像样的房子。但如果没有泥没有砖的话,这些沙子就会如同沙漠中的沙子一样,没有方向感。在风吹过来之后,便会被风带到另一个地方,就这样随风流浪。而在早期,甚至在目前伊拉克底层依然是这个现状。

萨达姆执政期间,不懂珍惜,倒打一耙

在萨达姆执政期间,伊拉克平均生活水平可以说上升了不止一个档次。尽管在后来萨达姆不安分,想要建立自己的政权多少损害了人民的利益,但也情有可原。毕竟,任何一个国家变革都是要有流血牺牲的,损失点利益有算什么呢!但这个时候,伊拉克人民并没有想那么多,过上所谓的好日子之后,便忘了好日子是谁带给他们的。

甚至一度和萨达姆对着干,在萨达姆反美入侵科威特期间,试问有多少人想推翻萨达姆政权。但“苦于”底层没有实力和萨达姆对抗,只能“逆来顺受”。不过让这个国家部分人值得高兴的是,在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之后,美国便开始对萨达姆政权下手。

美国帮凶——伊拉克人

之后,在美国全力缉拿萨达姆时,伊拉克人再次站出来,表示自己是正义的一方,且是受到迫害的一方,因此选择站在美国阵营,为美国大兵敞开家乡大门,全力配合美军缉拿萨达姆。在这种情势下,萨达姆拿什么对抗美军,只能选择四处逃窜。而伊拉克人民觉得好日子还会上升一个台阶,于是纷纷抢着将萨达姆雕塑扳倒。

灾难的降临

但殊不知,美国军队不但不是他们的“救世主”,相对来说还是他们噩梦来临的前兆。此后,伊拉克便成为美国某种程度上的“殖民地”。甚至可以说,是美国对外衍生战争的“副战场”。也就是在之后的日子里,伊拉克人才意识到,自己既然犯下滔天大错,如今的苦难都是自己给自己带来的,怨不得别人。

在这种情况下,开始有少数人觉醒,站出来表示美国才是带给他们灾难的源头,只有反对美国,同美国抗争才能换回蓝天白云。但事实上,为时已晚,只能到处呼吁。尊重客观事实,探究事件真相,我是军武视界,欢迎关注

这应该是意料中的事情。

小布什时代的美国,带有很莫名其妙的情绪,一直搞不清中东地区的情况,实际上里根才是玩地缘政治的老手,八十年代两伊战争,各大国表面劝和,然后背后卖武器。


萨达姆其实是对伊朗的一个制约,萨达姆属于逊尼派,伊拉克当年混的顺风顺水,也是拜其他国家支持的缘故,中东地区大部分国家都是逊尼派,两伊战争时期,西方国家以及中东国家全部支持伊拉克,包括埃及,约旦,沙特,科威特,都为伊拉克贷款数百亿美元,并且提供武器中转,远远不断的西方武器经过这些国家转手卖到了伊拉克

两伊战争


西方国家和中东各国之所以支持伊拉克,最主要原因是把伊拉克看成了抗击伊朗伊斯兰革命的堡垒。当年伊朗伊斯兰革命以后,什叶派迅速崛起,大有向周边国家扩张的趋势,为了遏制这种情况,所有的逊尼派国家都联合起来。


当小布什决定消灭萨达姆政权的时候,伊朗是狂喜的,伊朗最困难的时候是八十年代,当年的伊朗饥饿且贫穷,被国际封锁,石油卖不出去,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的时候,伊朗百分之百的支持美国,形成了21世纪初最诡异的现象:美伊关系无比的好。


萨达姆政权垮台以后,美国在伊拉克实行民主选举,民主选举比的是什么?当然是人数,伊拉克国内什叶派比逊尼派的人数多的多,只要民主选举,那伊朗支持的什叶派就必然当选。


当时美国派到伊拉克的总督也发现这种情况,想方设法的拖延选举,也就形成了伊拉克2005年大选时候最最诡异的一幕:作为教士代表的西斯塔尼,强烈要求一人一票,民主选举,而作为西方国家代表的美国人,一再拖延选举。


西斯塔尼


西斯塔尼是伊拉克的大阿亚图拉,按照什叶派的宗教学者称呼,分为大阿亚图拉,阿亚图拉,霍贾特伊斯兰,其中大阿亚图拉等级最高,意思是“真主最伟大的象征”,西斯坦尼是可以发布教令的,搞的美国人非常头疼。


伊朗是什叶派为主的国家,伊拉克也是什叶派为主的国家,叙利亚还是什叶派为主的国家,这三国家就可以组成一个“什叶派之弧”


可以看到,当什叶派之弧组合完成以后,向北可以威胁土耳其,对逊尼派最大的国家沙特形成半包围的趋势,并且可以经过叙利亚直接威胁到以色列,为什么所有的国家,包括美国和以色列,拥有的武装力量比伊朗强大的多,但是都非常忌惮伊朗,这是有原因的。


在什叶派掌权以后,伊拉克逐渐靠近伊朗几乎是必然的,这恰恰就是因为民主政治的原因,民主政治要求一人一票,也就是如此,伊拉克选举出来的人就必然更倾向于伊朗。至于美国人所幻想的,只要一人一票,民主选举出来的人就可以亲美国,就可以亲西方,那不过是美国人的幻想。

先亮观点,我认为中东那些颜色革命成功的国家,反对美国的声音都会越来越大!
原因有四个:百姓、政府、宗教、环境

第一:百姓

萨达姆倒台,除了西方的和平演变以及军事侵略,最重要的一点是失去了民心,老百姓是很现实的人家开汽车、住豪宅,你骑毛驴,住草棚,口号再宏伟也抵消不了奢靡生活的诱惑。而萨达姆嘴上呼吁大家一致对外,私下里全家纸醉金迷,这种不满积攒起来,一旦爆发,必然是天崩地裂。

但问题是,推翻了萨达姆,不代表就能过上理想中的好日子,美好的生活需要制度保障,但更需要长时间的努力奋斗,这些道理知识分子懂,广大老百姓不一定很清楚,萨达姆时代,他们幻想着改朝换代后,在美国的帮助下立刻过上美好的生活,一旦对外部世界理想主义在现实的困境中幻灭,必然归咎美国,认为美好的生活不过是美国人诱惑他们反抗萨达姆的口号,他们遭到了欺骗,如此一来,反对美国的声音自然越来越大!

除此以外,伊拉克还有相当部分人是萨达姆的拥趸,他们在美国的入侵中失去了亲人、财产,这种仇恨不是一朝一夕所能改变的。

第二:政府

现在的伊拉克政府是在美国的扶植下建立起来的,亲美是现实选择,不仅可以保住稳定的外部环境,还能多少换回一些经济支援。但如果一个政权想要长期稳固统治,必然需要从自身传统和文化中寻找支撑,这点在亨廷顿的“文明冲突”理论中阐述的很清楚,本土文化是支撑本土政权最有利的工具,任何一个政府不能把主流文化建立在外来文明的基础上,尤其是伊拉克这样一个历史悠久,传统深厚的国家,所以虽然伊拉克政府需要美国支持,但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必须做到有效区分,拉开两者之间的距离,以保障自身民族主权的独立性。从这点上看,反对美国是众多非西方价值观国家的必然选择。

亲美是生活,反美是工作!

第三:宗教

伊拉克是伊斯兰国家,且是有重要影响力的伊斯兰国家,萨达姆当政时期,一直想把伊拉克打造成阿拉伯文化复兴的核心。他倒台了,但他所遗留的政治遗产一直影响着这个国家,无论是民间思潮,还是宗教文化,都不允许国家彻底倒向美国。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宗教,作为伊斯兰教的大本营之一,伊拉克伊斯兰教内部又分为许多教派,70%的伊拉克人属于什叶派,而伊朗是什叶派的大本营,伊美关系如此复杂,自然而然影响到伊拉克国内的什叶派,逊尼派和库尔德人虽然较少,但对美国的关系也说不上亲密,加之近年西方基督教文明和伊斯兰文明的冲突,双方很难无视宗教差异所带来的风险。

中东的宗教领袖们也喜欢打着宗教口号来实现自身的政治意图,这种根植于本土的执念并不会因为国家与美国的友好关系而改变,例如本拉登就出自于美国关系亲密的沙特阿拉伯。

第四:环境

中东国家从希腊文明时代就与欧洲国家打的不可开交,十字军东征加剧了彼此之间的仇恨,进入20世纪,阿拉伯复兴运动兴起,与西方国家的关系变的更加微妙,一方面,他们需要西方文明来推动社会进步,另一方面他们又对西方文化的入侵报以警惕,希望保持自己的传统,这种患得患失的思维弥漫整个中东地区,伊拉克作为中东阿拉伯国家的一员,不可避免受到周边国家的影响,例如伊朗、叙利亚、约旦等等,一旦有风吹草动,出于地理和宗教关系,必然遭到其他国家反美情绪的波及。


我是历史达人日慕乡关,欢迎关注!

人都有欲望预期,一旦预想的结果并不是自己想要的,就会产生失落、不满乃至仇恨情绪。国家也一样,伊拉克在遭受美国打击前,满腔希望美国能如其所言,将伊拉克人民从萨达姆独裁统治的枷锁中解救出来,给他们以富足、安全和幸福,然而事实上,他们被骗了,伊拉克由原来的独裁统治变成了殖民统治,失去了尊严不说,更何谈幸福!

2003年3月20日,这一天注定是伊拉克人民永生难忘的日子,美国的战机犹如蜇人的黄蜂一样在伊拉克上空满天飞,它们一边飞一边扔炸弹,不到一个月时间,伊拉克大街小巷就变成了一片废墟,山河破碎,满目疮痍,妇女被侮辱的撕心裂肺的号哭声,千年名胜古迹被毁灭的惨不忍睹的景象以及无数背井离乡的伊拉克难民,一下子让伊拉克“换了人间”。

战后,美国不是将军队迅速撤离,而是赖着不走,严密监视伊拉克的一举一动。美国就是要将伊拉克改造成唯命是从的傀儡,不再与美国作对,并对伊拉克丰富的石油资源进行控制。美国还支持以色列隔三差五地对伊拉克发动袭击,让伊拉克处于惶惶不安之中。

此外,宗教派别斗争、恐怖暴力活动这些在萨达姆统治时期早已绝迹的现象,又开始死灰复燃;针对驻地美军的袭击也时有发生,以往国家良好的社会秩序和生活方式被完全打乱,伊拉克又回到从前。

战后十多来,伊拉克人民通过自己的勤劳双手,将国家GDP提高到8倍,2004年GDP仅366.38亿美元,人均1391美元,2014年为2346.48亿美元,人均6703美元,对于这样的成果,美国吹嘘为自己的功劳,其实早在1979年萨达姆上台之时,人均GDP 就达到了5000美元,在美国发动第一次海湾战争前的1990年,伊拉克GDP就达到了1798.86亿美元,人均1.03万美元,比起土豪沙特富多了,沙特人均才7204美元,但经历战火摧毁的伊拉克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与沙特差距越拉越大,截至2017年,伊拉克GDP总量为1977.16亿美元,人均5165美元,而同期沙特GDP达到了6838.27亿美元,人均2.08万美元。美国毁了伊拉克,还要往脸上贴金,真不知害臊可耻!如果不是美国入侵,伊拉克定然比沙特更富裕!

美国不仅摧毁了伊拉克经济,还经常干涉伊拉克内部事务,使得伊拉克人民越来越对美国反感,要求美军滚出伊拉克的声音不绝于耳,当年用大锤猛砸萨达姆雕像的“猛男”贾布里曾对记者说,如果有可能,他将重新为萨达姆塑像,可见他对萨达姆的怀念,对美国的强烈不满,而这应该是大多数伊拉克人民心声的反映。

点赞太容易,评论显真情,欢迎关注、留言,等你评论,等你『一鸣惊人』!